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可以叫我十二,或者12(两者好像没区别)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

封笔一年,很抱歉做出这个选择,但是我想再拼一年

【楚路】孩子他爸去哪儿

标题和内容依旧没有关系
@圆企鹅65987 的聘礼
ABO设定,带球,注意避雷。
互咬脖子这段真是太棒了!!!!
依旧短小(¦3[▓▓]


















  卡塞尔学院的人都知道,学生会会长是个Omega,但没人会在意他的性别。
  毕竟,在卡塞尔学院,血统才是王道。
  何况能独自一人拿下让学院头疼不已的舞王,可比那些Alpha要强上太多了。
  所有人都知道,路明非主席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伏特加的味道,明明他是很少喝酒的,可那股味道和路明非身上橘子味道的信息素始终掺杂在一起,带着Alpha的凌冽,像是一头孤狼守护着自己的宝物。
  但他明明没有被任何人标记。
  诺诺看着躺在床上的路明非,鼻腔被浓郁的鲜血和若有若无的伏特加的味道塞满,搅得头昏脑胀。
  她看着昏睡过去的‘傻猴子’起身人托付给邵一峰,注视着窗外,咬牙切齿道:“我出去解决一些事情!”
  “……哦…哦,师姐慢走…”
  邵一峰呆愣的看着明显处在暴怒边缘的诺诺,好奇又纳闷。
  因为诺诺的神情大概就像是——自家女儿被渣男拱了,亲妈要去杀了渣男一样。
  可是人已经走了,邵一峰再多疑问也只好咽回肚子里,望着桌子上的检测仪上的报告——诺诺就是看着这个才会突然愤怒。他蹲下身拍着路明非的肩膀,敬佩道:“兄弟,怀着孕还能这么把自己搞这么惨,我敬你是条汉子。”
  而躺在埃及长绒棉上的那个人却像死猪一样翻了个身,手无意识的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无意识喃喃着。
  “师兄……”
  诺诺很愤怒,特别愤怒。
  她的小弟,关系上也算是凯撒的干儿子(子承父业,没毛病),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标记了!?还怀着孕!?
  看着自己手上拎着的散发着熟悉味道的人,蓝色的发丝乖巧的垂在脸颊两边,纤长的眼睫不住的颤抖宣布着不安。
  即使陷入昏迷,伏特加气味的信息素依旧散发着本能地攻击对方,闻着这股味道。Alpha对Omega本能的珍视和对路明非的保护欲猛然爆发,让诺诺气的恨不得当场把人手刃。
  没错,这个人就是路明非一直在寻找的楚子航。
  一切难题全都迎刃而解,怪不得路明非会记得楚子航,因为他不仅是和楚子航的关系最大,还有的便是路明非肚子里孩子和楚子航的联系,那是再庞大的言灵也无法改变的血缘关系。
  而Alpha和Omega所建立的羁绊也始终提醒着路明非,世界上确实是存在着楚子航这个人,他的师兄,他的伴侣。
  泄愤的锤了楚子航两拳,将人一把扔进车库角落,诺诺转身开走刚好停放在一旁的红色法拉利,决定出去吃个饭冷静一下。
  角落,楚子航依旧昏迷着,他无意识的伸出一只手来,像是要抓住什么。
  “爸爸……”
  “妈妈……”
  “路明非……”
  无力垂下,他什么也没抓住。
 
  ……
  “师姐……你能说句话吗…”
  路明非开口,看着沉默了已经十个小时的诺诺,莫名怂的不行。
  他从醒过来看了一眼叔叔婶婶,就开始被诺诺揪着带上一辆房车赶路,期间诺诺始终冷着一张脸,语气生硬,握着方向盘的手换挡时异常火爆,像是在发泄什么。
  “你知道自己怀着孕吗。”
  终于,诺诺开口质问道,语气却软了下来。
  “你怀着孕,做着各种各样危险的行为,你在那自己当什么!”
  “我怀孕了?”
  诺诺一听,顿时愣了,“你不知道?看时间已经两个月了。”
  路明非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问题所在,惊出一身冷汗,他揣着球与舞王格斗,疯狂给自己打镇静剂,和奥丁厮杀……
  “他挺坚强的哈……”
  “呵呵。”
  得到对方的冷笑,路明非尴尬道,手缓缓附上自己的肚子,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欣喜。
  除了自己身上的信息素,这算不算是证明师兄还在的另一个证据呢。
  讨论着二人接下来的打算,最后诺诺难的扭头看了一眼路明非,开口道。
  “你到后面去看看吧,后车厢有件东西你应该感兴趣。”
  想了想又提醒道。
  “还不太安全,你小心点。”
  路明非愣了一下,点点头向后车厢走去。
  夜幕已然降临,门“咔嚓”一声脆响宣告合上,诺诺吐出一口浊气,打开车灯,将车子设置成自动驾驶模式,打算好好缓一缓。
  她真傻,真的。
  后车厢的动静让诺诺不得不放弃歇一歇的念头,打开通往后车厢的门,满目飘飞的羽绒宣布着二人刚刚的对战,诺诺震惊的看着楚子航将路明非压在墙上,蹭了蹭对方的脖颈,像是在检阅自己的领地,紧接着一口咬上了腺体。
  而路明非本就怀着孕,肚子里的孩子此刻被信息素安抚,橘子味的信息素和楚子航回应着。楚子航本就是靠着本能在行动,下口没轻没重,路明非被咬的痛了,火气‘蹭’的上来也一口咬在楚子航的脖颈一侧,紧接着将手上的注射器扎了上去。
  “师姐。”
  路明非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楚子航无力的笑笑,遂即抱紧了将头垂在自己胸口的那人,眼中蒙上了一层雾。
  “师兄……欢迎回来。”
  闻着被伏特加味道的酒香充斥着的车厢,诺诺冷漠的表示,我错了我这就出去,你们继续。
 
 
 
 


  番外
  路明非:师兄,我怀孕了你开心吗。
  鹿芒:我不是我没有……
  #拔屌无情#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楚子航#
  #鹿芒表示自己还是个孩子#
  #路明非三年起步#
 
 
 

大家好,这是我结婚对象 @圆企鹅65987

【玉碧】龙虎山的那对虐狗道侣

  一如既往的短小……我宣布改做段子手了!!!
  文笔依旧渣到爆,感谢读者不杀之恩(土下座)
  ooc属于我
  题目跟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设定两人在一起半年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说明)
  自从入了一人的坑,整个人都好佛……比如:王道长教你养生一百零八式(闭嘴把你
  小师叔在我眼里完全是雪莲一样的角色啊,还是那种生长环境特别清冷的雪山,清心寡欲不食烟火。而张楚岚,他根本就不像花好不好!他其实更像是路边的狗尾巴草,但是草也有草的好,俗也是真俗,狗尾巴草也有的是人喜欢(比如我,请叫我编狗尾巴草小能手),他对自己太狠。而两个人在一起的相处模式一开始肯定是各种别扭什么的吧哈哈哈哈,最后灵玉真人也有了些许的温暖的烟火气息,张楚岚也有了一个能让自己放松的怀抱。
  至于写玉碧时,张楚岚我希望他能被一个人好好的宠着,有一个坚实的后盾。所以,给我往死里宠!!!!!
  好的,磕唠完了,以下正文段子开始。

 


 
  张楚岚瘫在树下,旁边放着冰镇绿豆汤,手里拿着西瓜继而咬下一大口,抬起头脸上顶着两颗西瓜籽,深深的觉得自己这样颓废下去不行,转头冲下面的人喊话。
  “各位师兄弟你们加油,快点打完收工把我们家小师叔还回来啊。”
  ……碧莲有本事你下来啊!!!!有对象了不起哦!
  这是龙虎山所有顶着太阳练功的师兄弟们的心声。
  然而有对象是真的了不起的,毕竟,他们可从没享受过小师叔亲自下厨熬绿豆汤,准备好冰镇西瓜给吃的。
  哦,你问老天师?看见那个坐在不远处和陆老爷子一起啃冰棒晒朋友圈的没有。
  而领首,灵玉真人则依旧是一副清冷的模样,监督着各位师兄弟们练功。
  当然让我们忽略他没事就往张楚岚那里蹭,以及嘴角一看就知道谁粘上去的西瓜籽……
  “小师叔……我好饿想喝鸡汤。”
  操练完毕已是饭点,张楚岚跟没骨头似的软软的倒在灵玉真人的背上,一副‘不背我就不走’的模样。
  和张楚岚相处了半年,张灵玉也是习惯了自家小师侄的习性,倒是弯了也许腰,好让背上那人趴的更舒服。
继而又颠了颠,就这么直接背着张楚岚走了,徒留一众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师兄弟。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异人界都说,张灵玉是真的宠张楚岚,但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张楚岚哄人的。
  物质上他也没什么娇惯的地方,有什么吃什么,穿的也不挑,有时是‘哪都通’的工作服有时是小师叔的道袍。
  张楚岚他不会向外人展露自己真实的性情的,更别提什么任性了,所以那份伪装只有在张灵玉面前才会土崩瓦解。而张灵玉这里,世人只道他如天上雪莲,可到了张楚岚这里,他像是从九天之上走下人间,突然有了烟火气,但这也仅限于张楚岚。
  两个人吵架了,也必定是张楚岚先去道的歉。就连告白都是张楚岚先,灵玉真人这才认识到自己的感情。
  一人一世一双人,张灵玉和张楚岚对这种生活迷恋不已。他们也竭尽全力的对待着这份感情。
  张灵玉不会做饭,第一次被张楚岚拉着去河边烤鱼,烤了一堆焦炭被张楚岚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自此以后张灵玉天天往厨房跑,之后没过一个月,张楚岚捏着有些发胖的小腹思考人生真谛。
  喝着煨了一上午的鸡汤,雾气蒙蒙。张楚岚突然想起了他和小师叔告白的时候,本以为毫无希望的感情最终石沉大海,没想到却有了回应。
  他的小师叔额头上的朱砂鲜红,迈开步伐,踏一地碎光,拉住了他的手阻止着他逃走。
    他说,“我也喜欢你,张楚岚。”
  于是春风扬起,迷乱了时光,岁月静好。
 
 
 

【玉碧】龙虎山埋人事迹

题目跟内容完全不符
自从吃了一人之下的cp整个人都变佛了
ABO设定,然而其实元素很少……
逻辑已死,内容短小
文笔渣的要死,求不嫌弃……





  张灵玉成家了,消息一出惊动了整个异人界,纷纷询问是谁这么好运,而张灵玉的粉丝团则恨不得撕了那个小婊砸,总之是不安定。其中尤其是龙虎山的师兄弟,全都是一副生无可恋,家里水灵灵的大白菜被拱了的样子。
  除了老天师,笑得跟朵花似的。
  嗯,菊花。
  倒不是说张灵玉的另一半长的不好看,此人确实好看,眉清目秀的,尤其是眼睛,又大又亮像是夜晚无风而起的湖泊,上面零星点缀着细碎的星光,后脑勺扎着辫子一甩一甩的,像个小尾巴,特萌。
  估计只有在张灵玉眼里是这样。
  然而此人给其他人的印象却只剩下了无形大贱,不摇碧莲――张楚岚。
  当龙虎山的众人在看到张灵玉扯着张楚岚,端的是一副平静如水,说出的话却仿佛晴天霹雳一下就划破了龙虎山的天空。
  闻着张楚岚溢出的带着张灵玉的信息素的气味,众人更加生无可恋。
  好嘛,都直接标记了。
  但是端着拱了我家白菜绝对要付出代价的原则,龙虎山师兄弟本来打算趁着张灵玉留下张楚岚,去禀报老天师的空闲时间,好好把人收拾一顿,然后下一秒,集体被跟随着的冯宝宝捆住埋进了院子里,边埋还一边用四川话念叨。
  翻译一下就是:
  “你们干啥,你们山的张灵玉半夜跑到我们公司,拐走了我们公司的人,聘礼都没有,还想打人?全都埋了。”
  张楚岚则悠哉哉的坐着小马扎,磕着瓜子看冯宝宝埋人。
  “各位师兄弟以后请多多关照哈,你看我也没什么准备的――坑里一日游,不成敬意。”
  然后,笑嘻嘻的拍拍粘了瓜子碎屑的手进了老天师的房间。
  身后的空气里还散着一丝信息素的味道――揉杂了小师叔身上独有的莲花的清香和张楚岚原有的檀香味。
  二人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从老天师的屋子出来,则已经是夜晚,师兄弟们大抵是都出去了,留下了院子里的一个个一人高的坑,剩下两人满脸绝望的处理后事,冯宝宝则坐在一旁嚼着榨菜啃两口馒头,身上还残留着一些土灰。
  张灵玉看着,自是知晓了张楚岚带冯宝宝的缘由,不过到也没说什么。
  张楚岚手机来了信息,徐三徐四在山下准备接宝宝,冯宝宝跑的快走在前面,张楚岚张灵玉二人走在冯宝宝的身后。
  张楚岚仗着小师叔在身侧,不好好走路一蹦一蹦的,张灵玉道了声“胡闹。”,眼神却异常温柔。
  此时正是冬季,走到一半竟下起了雪,还是初雪。
  漫天飘飘扬扬的鹅毛大雪,融入山水,化在身上。张楚岚想到了什么,跑到了下层,眼睛倒映着山上透下的火光,眼神出奇的湿润。
  “小师叔,咱们这算不算一起白头。”
  眉头舒展,张灵玉万年不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笑。
  “小心台阶。”
  张楚岚看的呆了,紧接着不依不挠的问道,“算不算嘛,小师叔。”
  走下台阶将张楚岚随便围上的围巾整理围好,继而牵住张楚岚露在空气已是有些微凉的手,哈了口气。
  也许是天气冷了,张灵玉的耳朵染上了绯红。
  他说,“算,能陪我白头的只有你。”
 
 
 

 
 

【轰出】看望病人果然是还要白米粥

  文笔渣渣,脑中想写的美食系列
  时间设定在绿谷住院期间,两人已交往
  我果然还是对这一对下手了啊啊啊!
  小男孩恋爱真棒!就喜欢这种纯情的感觉。
  感谢轰出让我的少女心复苏了(捂脸)
  给 @圆企鹅65987 的521礼物,很短请不要嫌弃,跪求你更文(紧抱大腿)






  “姐姐,病人应该吃什么。”
  “……啊?”
  轰焦美看着围着自己的围裙,一脸正经的询问着自己的弟弟,很想给自己冻一冻清醒一下。
  “粥吧……”
  “能教教我吗,姐姐。”
  “好。”
  厨房大概是一个家最为温暖的地方,饭菜的香气会从这里溢出,散在空气里;油烟也显得温柔,踱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辉;早上的厨房唤醒了清晨的阳光,午时则是短暂的休憩,而晚上回到家,厨房的灯光使人放下一切疲惫令人安心。而对于轰焦冻而言,轰宅的厨房是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的,它缺少了一股最为重要的元素,――母亲的味道。
  母亲住院的那几天是极其难熬的,安德瓦不知道小孩子是需要补充很多营养的,轰焦冻又是向来讨厌安德瓦的,所以宁可饿的胃疼也不愿开口。轰炎司他是个好英雄但不是个好父亲,只当是小孩子的气性大,直到轰焦冻支撑不住住了院。
  无论是每天的训练也好,父亲疯狂的期望也好,母亲恐惧的眼神也好。他早已走了出来,现在他有了一个很好的恋人,叫绿谷出久。
  从米袋中用小碗舀出适当的量倒入淘米碗里洗净。
  半浊色的米粒沿着流水缓慢流动,些许沾在手上也是不打紧的,它们终会被流水带去。水被米粒上的物质渲染成白色,如同绿谷白皙的肤色,略微畸形的右手上一条条疤痕宣告着自己的存在,那是在体育祭一战后绿谷拯救自己的证据,身上造成的永久的疤痕提醒着自己那不是梦。
  每次细细的吻过这些疤痕,看着满脸通红的恋人,轰焦冻的心颤动着,他是多么喜欢这个人啊。
  “焦冻,洗好了接下来放进锅里,倒入两碗水大火煮开再转小火哦。”
  轰焦美提醒着明显在走神的弟弟,这才将人从回忆中唤了回来。
  将盖子捂住锅子,轰焦冻翻出了些许青菜以及轰焦美准备好的虾仁切成好入口的大小,扔进了锅去。
  顺时针搅拌着米粥,轰焦冻再次走神,他突然想起了绿谷的眼睛,绿色的眼睛第一次见,像是春天那种刚长出来的单手就能揉烂的新叶。可之后他觉得那更像是坚硬的绿宝石,闪耀而璀璨,点缀在下的小雀斑则更是可爱。
  说白了,在轰焦冻眼里绿谷出久永远是世界第一可爱。
  将熬好的粥装进绿色的保温饭盒――这是他和绿谷一起挑选的,绿谷的饭盒是红白双色。
  “姐姐,我去看望同学去了。”
  穿上鞋子,轰焦冻推门拎起保温盒。
  “在医院多待会儿陪那个人吧。”
   早已看透弟弟的轰焦美微笑道,她很开心能有一个人能让弟弟从冰封的世界走出来。
  “嗯。”
  应下走出轰宅,轰焦冻喃喃道,“绿谷看到了会不会开心呢。”
  答案不用我说了吧。
  当然是理所应当的喜欢啊。

感谢凹凸世界让我与各位相遇

首先表白 @圆企鹅65987 !也是入坑的第一个亲友!脑洞清奇又如此有毒,实在是……太棒了!!!!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抱住蹭蹭)!!!超喜欢你!!!让我们在新坑接着大力产粮啊!







接着表白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格子太太,喜欢格子!气质超级舒服!cos的金妹让人想扑上去猛舔(警察吗,对还是老地方),小心心给你请收下!!!!!







@喵家七宗罪@ky是我 罪罪真的是很温柔的南方妹子啊!!!!软软糯糯的语调我当场去世啊啊啊啊(抱住)更文加油!虽然我爬墙了罪罪的文我肯定会疯狂打call!!!!







@皖茶 皖茶的宠物店之前一直都在用小号暗中偷窥(偷窥狂闭嘴),文都如此可爱人也一定是可爱的!果不其然皖茶超可爱啊啊啊啊!!!!考试加油啊!!!!







@村头恶霸姜姝可爱的 姜姜大表贝儿!!!!一直以来都是良心啊这是天使(感动到去世)!!!!考试请一定要加油(ง •̀_•́)ง爱你!!!

爬墙了

因为凹凸关注我的可以取关了,已经爬墙了
太心累了,以后对凹凸只做佛系粉丝只吃不产了(不过估计出了第三季会回来?)

勾搭到了皖茶太太呜呜呜激动,宠物店系列真的萌炸我!!!!皖茶她炒鸡可爱!!!!
吹爆!!!! @皖茶

【雷金】混蛋老爸除了船什么都不给我

梗来自@喵家七宗罪@沉迷雪三宝宝 我家罪罪大表贝儿
题目出自 @圆企鹅65987 标准的题目诈骗
雷达的性格参考了旧设雷狮的性格
私设如山,人物死亡预警
人物日常崩坏
本来是打算记个梗,没想到下午的作文课直接写完了……
尝试了一下新的写作方式和人称……写的不好很抱歉我去面壁……












1.
  广阔的宇宙上呼啸的飞船划过,小行星点缀在远处有些许微弱的光芒,红紫色的飞船在某个矿石星球缓缓降落,船底不停的传来声响,一旁的草丛上坐着一位高大的男子端着一盘向日葵磕的起劲。
  “船长麻烦你能别老是盯着我行吗,我发誓一定不会把羚角号给弄坏的!!!!”
  这是今天的第186次,我顶着审视的眼神,艰难的从船底下的各种线路挣扎出来,抄起腰上的扳手直接向我的顶头上司砸了过去。
  扳手落在了船长的脚边,发出“当啷”一声的脆响――当然我是掌握好了角度和力道的……毕竟我可不想扣工资……
  “左柘不要激动,女孩子可是要淑女一点的…麻烦你往旁边坐坐我今天刚洗的风衣。”
  我理也没理,翻了个白眼直接坐在了船长的身旁的位置上,表示第34560次想辞职。
  我叫左柘,隶属于宇宙闻风丧胆的雷达海盗团,负责飞船的保养和修理。旁边这个紫发蓝眼风度翩翩正在嗑瓜子的男人是我的顶头上司,遵守骑士道,也是我们海盗团的头儿,叫雷达。
  对,你没听错,雷达。
  不要笑!千万不要笑!
  想当初船长的名字被一个某个不长眼的海盗团取笑,然后下一秒便被船长微笑着单枪匹马端了老巢。
  而那笑容是如此的谦和、温柔……恐怖,让我不禁感慨幸好我第一次知道船长的名字时憋住没有笑出声……
  “你的扳手。”
  带着电弧的箭头卷起地上的铁制物轻轻的卡在了我腰上,然后迅速闪了回去。
  我无语的看着用元力技能拿东西还满脸无辜的船长,慢悠悠道:“船长……你这么宝贝你的飞船不会是你的小情人儿买给你的吧”
  下一秒,一个爆栗直接敲在了我头上。
  “这是我混蛋老爹留给我的,别瞎说。”
  我捂着头上的大包,八卦不已。
  “是是是!!!船长大人看在我从一开始就跟着您的份上讲一讲你的父母呗!”
  “想听?”
  “想!”
  船长看着我,忽的笑出声来。
  “其实我从小是被母亲扶养长大的,哦对了事先声明我母亲是个男人。”
  “快讲!!!!”








  2.
  登格鲁星球,自凹凸大赛后便解除了永生永世的徭役赋税,不再是低贱的下等奴隶。满是宝石水晶等矿物的星球开始发展起来,金色的向日葵安静的生长在了路的两旁。据说是凹凸大赛的冠军的功劳,但是无据可循只当是谣言不可信。
  “雷达!你是不是又和同学打架了!”
  金站在客厅,手上拎着医药箱和逃课翻墙被抓到,被困成粽子的儿子。
  雷达年正八岁,熊的人嫌狗不待见。
  但是长的好看,长的是真的好看,每次只要犯了错不说话只是用那双和金一样的眼眸注视着,瞬间就能把所有惩罚一笔勾销。
  除去眼睛,几乎和雷狮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也是金为什么总是心软的原因之一。
  此刻,雷达挣扎着表示着自己的叛逆:“我不想上学!”
  “为什么?”
  把儿子放下,金蹲下解开束缚问道,他知道儿子向来乖巧,不会无理取闹。
  懂事的让他心疼。
  示意雷达说下去,金拿起酒精棉慢慢的擦拭着雷达身上的伤痕。
  “……没有,单纯的是我不想去。让妈妈担心了,对不起。”
  雷达看着金担心的眼眸,还是选择将原因咽下。上前抱住金的脖子,他低头道。
  “我这就去上课,妈妈别伤心。”
  金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接着艰难的抱起已经有点重的雷达,晃了两下差点摔倒。
  “中午吃过午饭再去吧。”
  “不了,妈妈把我放下吧,我现在去应该还能赶上。”
  “好。”
  撩开儿子的头发,金笑着在雷达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放学早点回来。”
  “知…知道了。”











3.
  透过窗户看着雷达的身影,就在快要看不见的瞬间,金终于抑制不住猛地跑向了洗漱台。
  “咳……咳咳……”
  大口的鲜血不断吐出,有几滴溅到了衣服上。慢慢收拾着痕迹,金扶住台子缓缓坐在地上,他颤抖着掏出脖子上的项链道:“雷狮你再等等我,雷达还太小我还不能去找你……”











4.
  登格鲁小学,在星球所有小学最为优秀的学校,同时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所在学校。
  雷达看着学校的校门,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抬脚迈了进去,却马上被一堆人堵在了门口。
  “雷达,你还真敢来啊。”
  “是啊,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抬眼看向对面的胖子,雷达面无表情道。
  “麻烦让一让,要上课了。”
    “一个野种也想进学校,想想吧!”
  胖子依旧堵在门口,开口说道:“你家里就你和你妈妈两个人吧,你爸爸能抛下你们说明你们根本就不重要!指不定就是玩腻了被抛弃的!你妈妈长的一脸狐媚样子指不定你能进学校也是你妈妈陪睡陪来的!”
  这些话他是听大人说的,其实真正的含义他倒是真的不太懂,只觉得能让雷达愤怒这就足够了。
  “说我就行了,不要说我妈妈。”
  雷达压着怒火警告道,他是要保护妈妈的!他懂事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代替那个从未蒙面的父亲保护妈妈!
  “我说了又如何,我爸爸可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你惹了我就等着开除吧。”
   “无所谓了!”
  带着雷电的箭头将所有一切都摧毁殆尽,堵在门口的人尖叫着吓得缩成一团。
  “雷达,请住手。”
  双色的双剑轻易破开了攻击招式,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微笑道。
  “欺负弱小可不是骑士的行为。”
  说着他转身眼神冰冷的看向缩成鹌鹑的那些人道:“而不知道真相,擅自侮辱他人也不容得原谅。”
  “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5.
  “你知道我?”
  雷达将箭头横在自己前侧警惕不已,却只看见男人收起了剑拎起自己道。
  “你和你父亲几乎一模一样我自然认得。”
  说这话时,安迷修几乎是咬牙切齿。
  雷达微笑的样子像极了金记忆里的那个男人,肆虐而又狂妄。
  “你能告诉我父亲的事情吗。”
  雷达扯住安迷修的衣角询问道。
  “你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的。”
  看着那双和金如出一辙的眼眸,安迷修果断败下阵来。













6.
  凹凸大赛决赛的前三晚。
  早已成为恋人的雷狮和金享受着最后的缠绵,大后天便是决赛,他们将抛开所有赌上所有而过了今晚他们便会分手。
  “小鬼,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的。”
  头上的头巾被扯下,柔软的丝织品盖住了身下的少年,只能依稀听到一声声小声的呻吟和尖叫。
  “我…一定…会赢的……”
  绯红的眼角鲜艳的像是要活起来,金一口咬在了雷狮的锁骨上换来更加疯狂的侵略。
  之后的三天,雷狮不知道去了哪里,金做着最后的准备。
  残酷的比赛终于开始,只剩下了仅仅十个人,他们厮杀着,最终只剩下了雷狮和金。
  “终于只剩下你我了,小鬼。”
  “来吧!雷狮!”
   两人冲向对方,败者即为死亡。
  金色箭头轻易的便穿透了雷狮的身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抵抗!
   “小鬼,活下去。”
  雷狮染血的胳膊最后一次拥上自己的恋人,然后缓缓向后倒去。
  “雷狮!!!!!”











7.
  “总之之后你母亲也不知道许了什么愿望,大多数人的命运得以解脱,而本来死亡的参赛者全部复活,除了雷狮。之后金便独自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谢谢您师父。”
  “……再叫一遍。”













8.
  就这样,安迷修也不知道是如何劝导金的。雷达从此便拜在了安迷修的门下。
  用金的话说就是:“雷狮要是知道了,估计能气的掘馆而起。”
  而安迷修没错看到那张和雷狮如出一辙的脸叫着自己“师父”,能爽的多吃两碗饭。
  时光如同隙中沙,隙中驹。
  雷达逐渐长成了一名合格的……衣冠禽兽。
  而金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有时甚至只是起身都要搞得浑身是汗,雷达也照料的愈加细心。
  或许是难得的好天气,金难得走到了家中的向日葵田,拎着水壶也不急,一颗一颗浇灌。
  终于,这最后的回光返照消耗殆尽,金躺在花田上,晒得人暖洋洋的,一直跟着的雷达脱下外套盖在了金的身上却被阻止。
  “雷达,我想好好的晒一次太阳。”
  “好。”
  雷达点头,看着金从脖子上拽下了一条项链――紫色的闪电包围着金色的箭头,十分好看。
  “雷达,你已经成年了,去做你想做的吧。”
  金合上眼眸,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我知道你想做海盗,真是和雷狮那个混蛋一模一样。这是飞船羚角号的钥匙,算是他留给你的东西。”
  “我当初和创世神约定好了,用我的命换取复活所有人,但是没想到我居然有了你……所以我拖到了现在。现在是时候了。你已经成年了,去吧……”
  “但是雷达你要记住……”
  “我和雷狮……一直一直爱着你……”

 











9.
  后来,雷达埋葬了金,葬礼那天来了好多人,都是金的好友。
  他告别了登格鲁星球驾驶着羚角号,没几年便成为了宇宙第一的海盗团。
  雷达海盗团。













10.
  “所以这个星球是登格鲁星球对吧!船长!”
  “没错啊。”
  “那您刚刚是去……”
  “我去给母亲带了个东西而已。”
  “是什么?”
  “保密。”
  “……船长我能打你吗。”
  “不能,会扣工资。”












  向日葵的花海,一枚锤子样式的元力种和金色的箭头悬挂在一起。
  “小鬼,来带个路吧要走一辈子哦。”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