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喻魏】不算太迟

邪教大法好
occ日常
文笔辣鸡
私设如山
说好的日更拖了两天
我对不起我的良心orz
喻队有轻微黑化,表打我

喻文州经常问自己,后悔吗,逼走了那个人。
答案是,他不知道。
但好在,他回来了。
还记得训练营时,他当初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没人注意,也没人看好他。
他向往着蓝雨队长魏琛,术士索克萨尔的操作者。
那个男人又猥琐又没下限,总是笑嘻嘻的,强大而又任性。
却又让他如此着迷。
广州的梅雨季节总是炎热而潮湿的,他坐在快餐店里拿着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旁边和他同期的黄少天不停的说着昨天的训练。
突然,黄少天惊喜的喊出了声。
“魏老大!”
喻文州猛地抬头看向了那人,此时雨正好停了下来,阳光透过玻璃,魏琛逆着光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心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
“呦,少天儿啊。”
他听到他这样喊着,喻文州的心当即冷了下来。
“魏队好”
喻文州挂着自己的招牌微笑向魏琛打着招呼。
而魏琛只应了声“文州”便扭头和黄少天聊了起来。
“魏老大你也来这里吃饭啊!来来来这里有位置吃完魏老大回俱乐部再教我两招……”
“你小子这是还没被我杀够啊……”
黄少天和魏琛聊的火热,被忽略的喻文州低下头接着写写画画。
为什么你只注意着黄少天呢,如果我强大了是不是你的眼里就会只有我一人了呢……
就在他下手越来越重几乎要划透纸背时,文件突然被人扯了去。
“呦,不错啊。分析的很透彻,连对方心理都猜出来了,文州挺厉害的啊。”
魏琛笑眯眯的点着上面的数据夸奖道。
“啊……谢谢魏队。”
喻文州站起身来,依旧微笑着。
接过打包好的外卖,魏琛起身‘顺’了一杯奶茶道。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一会儿见。”
说着,推开门朝着俱乐部的方向大步走去。
“唉,魏老大你怎么能欺负我们训练生啊,拿我们奶茶可是要收钱的……”
黄少天依旧还在飙垃圾话,尽得魏琛真传。
而喻文州愣愣的看着自己被拿走的奶茶和自己手里的资料,心里居然涌上了欣喜之情。
过了些许日子,当他拿着这几天整理的资料要给魏琛过目时,两道说话声硬生生的止住了他的脚步。
“魏琛你真的不考虑做俱乐部教练吗?”
“你年龄大了但手法和经验都是最老道的,俱乐部也舍不得你退役,你还是留下了吧。”
“我……考虑考虑。”
“也好,你到时候给我说一声。你最得意最欣赏的弟子都在这,你真的忍心丢下他们不管吗……还是留下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啊……”
……
怎么会这样!?魏队要退役!?
喻文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魏队明明是最强大的啊,他何时用过如此颓废的语气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但魏琛还没有说自己要不要留下。
……那是不是我成为和少天一样强大的人,他就会像不放心少天一样不放心自己,留下来?
于是,下定决心的喻文州朝着目标一步一步的冲着。
最终爬到最顶层的他战胜了魏琛,三次。
他很开心,因为他现在已经成功进入了魏琛的视线。
可他没想到,魏琛退役了。
没有一丁点的征兆,他消失了。
艰难的闯进了季后赛,对手是嘉世,叶秋。
魏琛输了,输的彻彻底底。他走下赛场,点了根烟,向着蓝雨粉丝挥手便离开了。
喻文州失了会儿神,本来是想追出去的,可人已经不见了只好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比赛场上。
那之后,魏琛带着他和少天吃了顿饭,说了句“我走了”,然后便彻底消失了。
喻文州疯了一般的找着魏琛的行踪,但那没用!
他就像是蒸发了一般,无迹可寻。
他将队长的职位以及账号卡索尔萨克交给了方世镜便消失了,走的那么干脆又如此无情。
喻文州当晚将自己锁在房间,一遍又一遍的质问自己他是不是做错了。
黄少天在门外拍着门,眼眶红的像兔子——他也在认为是自己逼走了魏琛。
“喻文州你出来啊,魏老大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样的,他告诉经理咱们两个是他最得意最欣赏的弟子,一定能带着蓝雨拿到总冠军的,你那么厉害好好研究咱们一定能打败叶秋给魏老大报仇的……”
“少天……我是不是错了……我明明只想他留下来看着我而已啊……”
喻文州背着门喃喃自语,似在质问又似在自责。
……
后来,喻文州当上了队长,拿着索尔萨克当真和黄少天一起拿到了总冠军。
他们被称为‘剑与诅咒’。
可他忘不了当初,方世镜将索尔萨克交给自己时所说的话。
其实魏琛一直看好着自己。
他从一开始就被关注着。
索尔萨克也是他一直想要交给他的。
走的前夕,他站在俱乐部门口点了根烟,安慰自己的退出,是为了蓝雨更好的未来。
他其实也并不舍得走的,可是他想,是时侯该给年轻人让路了。
向来温文尔雅的喻文州恨不得拽着魏琛的领子一拳打上去。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随心所欲!
考虑一下自己啊!
再然后,他回来了。
喻文州偷偷跑到兴欣找到了魏琛。
他没有以前年轻了,胡子拉碴,可那笑容依旧没变。
见到喻文州的魏琛痛心疾首,当初温和有礼的乖乖少年现在心脏的他都害怕。
但是马上又喜笑颜开道:“不愧是老夫当初看好的人!”
他们聊了很久,直到魏琛撑不住睡了过去。
叶修体贴的换了个房间,好让两人独处。
喻文州坐在魏琛对立,说了许久。
最终,他移到了魏琛的身边,将头埋入魏琛的肩膀,感叹时光匆匆,幸好他还是回来了。
还不算太迟。

——end——

我是想写大长篇的,但是……臣妾办不到啊orz
实际上本来是想写喻黄的……写着写着就跑偏了,老想写喻魏orz
干脆删了重写,感谢读者姥爷不嫌弃我的渣渣文笔。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