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狼犬[1]


宁河虽为皇子但是在硕大的皇宫内几乎没什么存在感,没办法。
这个皇帝是个种马,宁河排行十四后面还有七个弟弟妹妹。而宁河的待遇在这么多皇子皇孙之中是最差的,血统问题,他娘是一个空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异常痴傻的女人。
要不是皇帝在睡完后心里有愧,他宁河也生不下来——早早的就连母带子一起被那些妃子给害死了。
可惜他娘终没挺过来,生下来他之后就去了,所以在宁河的记忆里,‘娘’只是一个概念词。
“真傻。”他总是这样评价道,“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他娘假如还在会怎么样,会不会温柔的摸摸自己的头,在自己犯错的时候打骂自己……
不过皇帝也没亏待过自己,虽然生活条件是简陋了点,但是该少的也没少,父爱那种东西皇宫里根本不存在,他也没必要奢求。
他有大黑和锦瑟就够了。
锦瑟其实是他娘的陪嫁丫鬟,忠诚且刚烈,在硕大的皇宫辛辛苦苦将他从小养大,年前患病去了。临死前死抓着宁河的手不放,“少爷……奴婢怕是不能服饰少爷了……还请您多保重……奴婢要去找小姐去……了……”
话还没说完头一歪,就这么死了。
手被你抓的可真疼啊……
宁河整理着锦瑟的衣衫,手不住的颤抖着。
你看我都疼哭了……下次轻点抓啊……
他只剩大黑了。
大黑算是他娘给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了吧,一条傻狗,黑不溜秋的,天一黑便找不到了。
从小到大一直陪着自己的就是它了,整天最喜欢的事不是追着尾巴转圈就是啃着根棍子,啃的上面满是口水粘粘哒哒的。
大黑虽然傻,但是异常凶猛。谁要是欺负自己了,来一个咬一个,来一对咬一双,咬的人屁滚尿流,连连逃命。
所以也没什么宫女公公敢来找宁河的茬。
“咱俩以后就相依为命了啊。”,埋葬好了锦瑟,宁河蹲下拍拍大黑的头,一脸凝重。
大黑瞅了他一眼,低头接着啃棍子。
气氛全无。
“蠢狗。”,宁河轻笑道,“我去上课了,乖乖看家。”
“汪!”
去上书房要路过一片梅园,正是冬末时节,红色的梅花落了满地,鲜红一片。抬脚,一片风刮过,迷了眼睛。宁河缓缓踏过,正如他将来踏入战场时的场景,鲜血流了满地。
残忍而美丽。



这是我做的一个梦,实在是很想写下来,应该是短篇……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