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安雷金】师父[上]

安→金↹雷
私设如山
某企鹅我更新了,你懂的_(:з」∠)_

  安迷修一开始实际上不叫安迷修,他的名字叫四号——这是只有奴隶才有的编号。
  手臂上被烧红的铁印着屈辱的印记,身上有着数不胜数的伤疤。
  真是丑陋极了。
  安迷修这样想着,继而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接着准备下一场的竞技。
  他的工作就是在残酷的斗兽场上进行决斗供人观赏,以命相博,苟延残喘,活下来是唯一的念头。尽管,他并不知道活下来要干什么。
  他只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生活在充满绝望和黑暗的牢笼,却已经熟知各种置人于死地的方法,孔雀石一般的眼眸逐渐暗淡,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可笑至极又可怜至极。
  这次的对手很强劲,染血的半大身躯紧紧撕扯着野兽身上的鬃毛,很快将要支撑不住。
  大概……自己这次真的就要死了吧…有点…不甘心啊!
  他这样想着,眼神涣散内心满是愤怒。
  “住手!”
  一道金色阳光从观众席上跳下,手里的利刃将野兽一分为二。
  “是圣骑士大人!”
  “天啊!真的是他!”
  “圣骑士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
  当今掌管着骑士团同时也是最年轻的圣骑士竟出现在这种地方!观众席议论纷纷,充满不可思议。
  “圣骑士大人……”
  竞技场老板搓着手小跑过来,脸上堆着讨好和媚献。
  “这个……您这个…这个奴隶您不必如此……”
   “……雷狮!”
  圣骑士的语气里满是愤怒,大不敬的拽着当今三皇子的衣领——没人敢说什么。
  “你明明告诉我这里有一个很好的苗子!我却只看见了一场杀戮!”
  “别这样,金。”
  雷狮并不在意的掰开了金的手安抚道。
  “我是这样说的,可我也没说是在哪啊。而且…”
  不去看金渐渐阴沉下去的脸色,雷狮继续说道。
  “你也看见这孩子的表现了,他确实是个天生的战士。”
  “够了。”
  金打断了雷狮的话,抱起还躺在地上的他道。
  “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徒弟。他的名字是安迷修,我唯一的继承人。”
  说罢,留下一脸看好戏的雷狮头也不会的走了。
   “大哥,您这次,确实过分了。”
   一直站在雷狮身旁的四皇子终于开口,继而掏出钱袋处理后事。
  “这个奴隶现在被我大哥买下了。”
  “是是!”
  老板接过钱袋,低声询问。
  “不知三殿下还有什么需求……我们这里还有一些美人……”
  “卡米尔。”
  雷狮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他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弟慢悠悠道。
  “咱们,可是一样的。不过…你记住,他可是我的猎物。”
  “大哥,我……”
  “鶸鸡。”
  没有去看卡米尔,雷狮转头向老板命令道。
  “你这里的被称作‘狂犬’的十号,我也一并买下。”
  “是!”

  离开竞技场,金并没有回到教廷,而是去到了自己朋友凯丽的住处。
  人人敬畏的‘星月魔女’叼着棒棒糖坐在月刃上,无语的看着底下忙东忙西的傻小子。
  “金,你又乱捡东西!格瑞不在你别来老是来烦我啊,本小姐可是很忙的。”
  “凯丽你最好啦,格瑞他出去历练我只能来麻烦你了嘛。”
  笨拙的翻找药水,金有些不好意思。
  “你这样要找的什么时候,喏,别拆我的房子了。”
   完全不想接受金的朋友卡的凯丽扔来一瓶药水,推开窗道。
  “本小姐要出去采药去了,记得把本小姐的屋子收拾干净。”
  “没问题!”
  金爽快答应道,手上熟练的包扎着安迷修的伤痕。
  “谢谢您,圣骑士大人……”
   更名为安迷修的孩子意识渐渐恢复,虚弱的向金表达感谢。
  “啊呀!小孩子搞什么一套一套的!”
  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安迷修按在床上,金扯了扯安迷修身上的绷带问道:“我叫金,你以后做我的徒弟好不好?我听雷狮说你没名字,我给你起一个,从今天起你叫安迷修好不好?”
  明明是最为尊贵的骑士,却像半大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的恳求着,他还能说什么呢?
  无法拒绝。
  “师父。”
   “嗯!”
  深海五千米没有一点光亮,但那里还是有生物的。一盏盏微弱的灯从小小的角落照亮。
  就好像黎明破晓时,黑暗被肆无忌惮的撕开,光明照进,新的一天终将开始。
  安迷修觉得自己长久以来如墨一般黑暗的内心终于迎来了一抹阳光,灼的他竟有些睁不开眼。
  但又是如此的,温暖。
 

评论(1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