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all金】师父[中]

  1. 人物occ

  2. 私设如山

  3. 短小如我

  4. 弄了半小时终于发上来了!!!!!开心!接下来要开车,请系好安全带。顺便立个flag,校考过一个学校我就开三十辆车来庆祝!!!! 



 安迷修的伤看起来吓人,其实也只是一些皮外伤。导致他昏迷的是头上的那一下重击,其他致命的地方恰到好处的被保护着,并无大碍。这是安迷修常年游走在死亡边缘总结而来的经验。

  可笑又可怜。

  金拿着药水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安迷修的伤口上,观察着他的反应,只要喊痛他便立刻停手。

  可是直到最后,安迷修也没有什么反应,就像是没有痛感的玩偶。

  温柔的亲吻在安迷修的伤口上,玩偶终于有了反应,他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口中嗫嚅不清。

  “师父……请不要这样……"

  “知道了。”

  这孩子意外的纯情啊。金双手撑住下巴道。

  “走吧,回家。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格瑞和姐姐都说我做的好吃呢!不过我只有一间房子,委屈你和我睡一间了。”

  “现在还早,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骑士团!”

  说着,便抱起自家已经被包成木乃伊的小孩儿,欢欢喜喜的向骑士团的方向跑去。

  

 

   结果,金由于事务缠身只好将安迷修放下,让他一个人走走。

   “师父……”

   安迷修扯住了金的衣袖,未来得及说出的话却被走来的雷狮残酷打断,他愤怒的盯着这个男人,手更加用力地攥紧了金的衣角。

他为什么讨厌他?大抵是因为他看向金的眼神,漂亮的紫色紧紧地注视着金发少年,汹涌的爱意蕴含其中,能让人随时溺毙于此。

   “放心。我会看好他的,你别忘了,卡米尔就是我一手带大的。”

雷狮一手拎起安迷修道,金这才放心离去。

  “哦豁,小鬼头明明受过伤还挺有精神啊”

   桀骜的笑容让安迷修不寒而栗,很快他的预感便验证了。

   残忍的被关进训练室,被一起关进来的还有他熟悉的人。那是同他在竞技场一起厮杀的‘狂犬’。

  “开始吧,像你们在竞技场做的那样,。”

  悠闲地坐在正中央的座椅上,雷狮开口命令道,语气充满了蔑视。

  “你这样不怕被师父知道吗!”

  “住口,奴隶。”

   电弧闪烁,训练室被磁场瞬间掌控,白色的巨锤慢慢浮现,雷狮握紧了它,闪电将安迷修紧紧困住。使他寸步难移。

  男人明显是生气了,紫色的双眸染上暴戾,走到安迷修的身旁,他狠狠地一脚踩上了安迷修的印记缓缓开口道。

  “不过是个奴隶,记住有些人不是你能奢望的。”

  说罢,转身离去。空留他们二人。

  “四号,来吧。”

  狂犬一拳打在安迷修的脸上,嗜血的舔了舔溅出来的鲜血。

  “喂!还手啊你!”

  拎起毫无反抗之意的安迷修,狂犬再次发动攻击。

  “别看了!你可斗不过三皇子殿下。”

包扎好的伤口再次涌出鲜血,安迷修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不甘心吗。

……

你是谁。

我啊,我是你的潜力,或者说…我是你的力量。

…力量?

   我啊,听见了你的不甘呢。

   我只想要师父。

  他低下头,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就接受我吧,接受了我的力量。那些觊觎金的人……

都将死于…‘我们’的剑下!

双剑逐渐凝聚,锋利无比的剑刃瞬间划破了他和狂犬的距离。

 “终于要认真了吗!来吧四号!”

  瞬间近身,安迷修脸上挂起谦和的笑容。

 “抱歉…请称呼在下为…安迷修。”

  被刺中要害的狂犬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神倒了下去,安迷修手上的双剑逐渐消失,走出竞技场,他想了想向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他的身后,站在暗处的卡米尔冷静的汇报着进程。雷狮的声音从终端传出,仿佛已经料想到了结局。

“回收狂犬吧,监视安迷修,不能让他对金造成一点伤害。”

“是,大哥。”

  红色的玫瑰被小心采下,安迷修换上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血迹被依次洗净。他想了想又翻出一截绷带仔细的缠上手臂,遮住了印记。拿着玫瑰,坐在台阶上等待着金。

 夜幕降临,金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动了动已经发麻的胳膊,安迷修乖巧的抱住了金的腰肢。

充满歉意的抱起安迷修,正打算说什么耳边突然被小孩别上了什么。

“师父,我们回家吧。”

金愣了一下,红色的斗篷裹住小孩儿冰凉的身体。

“走了,回家。”

 

 

 

 

时光荏苒,金不由得感慨,徒弟实在是长得太快了。明明几年前还是个小豆丁,现在却是比他都要高上一头的距离。

五官已经张开,英俊的外表加上彬彬有礼的待人方式,让不少前来参观骑士团的小女生尖叫连连。

而金最为关心的,还是安迷修手臂上的绷带。自那次他将安迷修交给雷狮照看,他便一直缠着绷带,问了几次,也不说只好放弃。气的金追杀了雷狮两个周的时间,卡米尔劝都没用。

不过…这孩子是不是太粘人了……

明明已经是少年了,却还是每天缠着他睡。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房子,早已准备了一个房间,结果

第二天却莫名倒塌,一连几次都是这样,他也只好作罢。

现在的房子,真是豆腐渣工程。

而他的房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多了许多虫子,专挑他的身上咬,最可恶的是安迷修反而一点事没有。坐在床上,他揉着有些发疼的红色印记,小声嘀咕。

“师父,起床了。”

练完剑的安迷修穿着粉红围裙,拎着铲子道。

“知道了。”

下床洗漱完毕,金嚼着培根,看着安迷修拿着一朵玫瑰放到了他的面前。

“师父,慢点用。”

终于,咽下最后一口。金喝着牛奶道。

“我跟雷狮会出门几天,家里就拜托你了。”

“好。”

安迷修依旧微笑着,看不见的地方,指甲刺进肉里,血迹浮现。

又是……雷狮!


评论(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