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all金】师父[下]

  企鹅更新了我怎么能不更呢_(:з」∠)_
  群里赌博的1000字结果写了2510字!超了!
夸一下自己,叉会腰
   @翰墨萱_怼牌滤镜 墨墨吐槽的太过分了,啊扎心orz
  
 


  仿佛行走在沙漠,金醒来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唇,一杯温水随之递了过来。
  “师父……”
  “滚!”
  金不去看低着头的安迷修愤怒的一把抚开,水杯掉落在地上碎裂发出清脆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锁链晃动的响声。
  “解开!”
   声音沙哑,身体酸软。金无力的靠在床边,闭上眼觉得浑身冰凉。
  紧接着,下巴被狠狠的钳住,水被粗暴的渡了过来,金想躲却无可奈何,只能被动的承受。
  见一杯水下肚,安迷修这才放开了金的唇,一抹银丝扯开,暧昧不已。
   “抱歉师父,您不肯喝水我只好用这种方法了。”
  安迷修抱着金,像是巨龙守护着自己的珍宝一般。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缓了一会,金终于开口。他看着安迷修想着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从师父把我带回来起。”
  低头亲吻着金柔软的发丝,安迷修喃喃道。
  “从那天起,我便一直肖想着师父,想着师父在我身下承欢……露出欢愉的表情……”
  露骨的话语在耳边喷洒,病态的笑容灿烂无比。他终于得到了他肖想已久的人,而既然得到了便不会放开。
  “够了!”
  矢量尖头停在安迷修的面前,可那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金沉默片刻终是不忍下手。箭头消散,安迷修开心不已。
  “师父您不忍下手是不是代表,您的心里是有我的!”
  “你走吧。”
  “什么?”
  安迷修的笑容僵在脸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金。
  “师父您在说什么呢,这里是我们的家我自然哪里都不去。”
  “你现在不再是我的徒弟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金咬咬牙终是下了狠心,推开安迷修大吼道:“滚!”
  “师父您……您先冷静一下,我晚上再过来,食物我就放在桌子上,您记得吃。”
  看着蒙上被子一幅不想搭理自己的金,安迷修叹了口气无奈的走了。
  关门的声音响起,已经是满脸泪水的金这才放声大哭起来。
 

  皇宫内,终于见到安迷修的雷狮愤怒的揪住他的领带,磁性的声音质问着,显示了主人的不耐。
  “金,在哪。”
  “啊……这个啊……师父他现在应该睡着了吧。毕竟……”
  安迷修挠挠脸颊,缓缓开口道,语气冰冷无比。
  “他昨晚可是累坏了。”
  “安迷修!”
  雷神之锤出现在手中,雷狮终于按耐不住狠狠的砸向了安迷修。
  “你知不知道!金他就要死了!”
  “你说什么!?”
 

“凯丽。”
  穿戴整齐,金呼唤着自己的好友,慢腾腾的解开了手上的镣铐。
  “你真的要走?”
  凯丽依旧悠然自得的坐在月刃上,表情却不怎么好看。
  “安迷修居然这样对你,看本小姐一刀下去让他变太监!”
  “凯丽!”
  金拦住自家好友,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和安迷修生活了十多年的家,开口道。
  “这样……就好。”
  “况且,我能撑到现在就已经是奇迹。我给不了他想要的感情,雷狮说要做海盗让我当船长夫人……我真的很想答应啊可是……”
  “趁现在还能动我想去见一见他们,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体重是不是还是那样,雷德祖玛应该在一起了吧;埃米上次给我写信说艾米现在是玳瑁星的族长,他现在在她身边做辅佐。还有你哥哥鬼狐,莱娜给我寄了照片;还有紫堂也已经是独当一面的首领了……”
  “安莉洁已经开始挑选下一届的圣女;丹尼尔哥哥给我寄来了好多星球的风景,还问我要不要一个裁判球做伴;耀他还是不会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意思,我真的很害怕我走了之后没人能看懂他怎么办;我已经多久没见到姐姐了,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能去见她了了……”
  凯丽勾住金的衣衫,手颤抖着阻止着他往下说。
  “格瑞他会带着解药回来的!”
  “闭嘴!你别乌鸦嘴!”
  “别死啊……金……”
 
  金叹了口气,揉了揉凯丽的头发,难的没有被打。
  “别哭啊凯丽,姐姐说让女孩子流泪是不对的……人迟早有这一天的……”
  “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你就不会被那群人渣拿去做实验……你明明可以不用死的!”
  “凯丽,我走了。”
  二人来到了雷狮早已准备好的飞船那里,这是金生日他送他的礼物,可惜一直用不上,不过一直有专人保养所以还像新的一样。
  金抚摸着光滑的栏杆,挥手道别。
  “替我向雷狮说声对不起!还有这个!”
  扔下一枚戒指金接着说道,语气充满不舍。
  “我不能按照约定做他的船长夫人了,把这个还给他吧。”
  “笨蛋!自己亲自去说啊!”
结果戒指,看着远去的飞船,凯丽终于喊了出来。
  “让我堂堂星月魔女跑腿……自己跑路算什么……”
  

  满身伤痕浑浑噩噩的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安迷修的脑中还在回响着雷狮的话语。
  他越走越快,最后变成了奔跑。
  他想见金!立刻!马上!
  气喘吁吁的推开家门,一条锁链安静的躺在地上,宣告着金已经离去的消息。
  安迷修终于坚持不住的捂住脸,无力的跪在地上。
  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你知不知道金他快要死了!”
  “他本是实验品,是他的姐姐牺牲了性命这才救出了他托付给了我。”
  “可是数不胜数的剧毒药物被注射进他的体内,他本就活不长!”
  “他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
  “安迷修,你真该死!”
  是的,他真该死。
  躺在床上,属于那人残留的气息怀抱着安迷修。
  师父……



  没过几天,骑士疯了。
  他忘记了有关金的所有事情,依旧是那么谦和有礼。
  雷狮和卡米尔离开了皇宫,狂犬被一个白色的骗子看管着。
  他们打算去做宇宙海盗。
  安迷修向他道别,看见那个系着白色星星头巾的男人脖子里挂着一枚戒指。
  星月魔女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有人说她去了更遥远的星球。
  他收拾了行李也离开了雷王星,周游在各个星球,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历练的途中他遇见了冷酷的白色刀客,架着一把绿色的长刀在为一个人寻找解药。
  遇见了亲密的两姐弟,姐姐嘴里一直念叨着“王子殿下”,弟弟无奈的看着。
  路过圣空星,孤傲的王厌恶的看着他,将他钉在墙上之后转身离去。
  “看在渣渣的面子上,滚!”
  真是个奇怪的人,安迷修这样想着遇见了一名无口忍者,听说只有一个人能懂他的意思,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还有一个类似于传销组织的地方,首领有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和宽大的耳朵,不过只允许一个人摸。
  实际上还有很多,可是他记不太清了。
  最终,他来到了登格鲁星球,像是有什么在催促着他一样,他来到了一片向日葵花园。
  金色的箭头被打成蝴蝶结的样子,挂在门口。花园的正中央,一块墓碑静静的立在那里。
  安迷修慢慢的走了进去,抚下飘落在上面的花瓣。他终于想起了一切。
  “师父……”
  闭上眼睛,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金讲给他的故事。
  “……最终,骑士打败了恶龙保护了公主。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唔……我以后也要保护师父和师父永远在一起!”
   “好啊,那安迷修可要快点长大啊。”
   “嗯!”
  双剑刺穿了身体,鲜血染红了金色的花朵,骑士终于和他的公主永远的在一起了。
 

 
 
 

评论(18)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