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卡金】骨笛

@圆企鹅65987 的卡金,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夜晚的博物馆是异常寂静的,一个个古董被分别隔开,保护的异常小心,却也十分的清冷诡异。
  一位金发青年冷静的穿过走廊,来到了今天刚到的展品面前,据说是从雷王朝某位皇子的墓中得到的,而那位皇子的尸体却一直没有踪迹。
  月白色的笛子静静的躺在锦盒内,这是墓中本应躺着墓主人的棺木中找到的。
  一阵风吹来,青年迷了眼睛不得不揉了揉眼睛。
  博物馆哪来的风?
  正疑问着,远处传来了叹息。
  还记得我吗……
  …………
  ……
  金。
  “谁在那里!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手中的手电筒向四周搜寻着,却什么也没有。
  你不记得我了吗?
  那个声音像是在金的身后让他打了个寒颤。
  不会真的闹鬼了吧……
  眼前的场景忽然一变,博物馆突然消失,面前站着的竟是一座豪华的宫殿。
    数不清的奴仆向自己走来,竟直直的穿过了自己。
  “啊……我这是在做梦吧……”
  金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痛感告诉他这确实不是梦。
  看来自己真的正在遭遇什么博物馆怪谈啊
  神经大条的向皇宫深处走去,靠着衣着服饰以及建筑风格,金很快辩认出了自己所在的朝代——雷王朝。
  路过冷宫,金抬脚走了进去,那里他看见了两名小孩子。
  正是寒冬时节,两名小孩子坐在屋内安静的靠在一起取暖。毕竟,冷宫是没有暖炉的。
  翠色的斗篷太过单薄,即使靠在一起也在不住的颤抖。
  金慌张的脱下了自己的大衣想要盖住这两人,手突然一顿。这只不过是幻觉呢,撇撇嘴穿上衣服,金蹲下来仔细的打量着这两个。
  看不见脸呢。
  脸上被什么挡住导致金看不到这两人的相貌,名字也听不大清。
  “×××,你还好吗?”
  稍微娇小一点的金发孩子愣愣的将手敷在对面的额头上,担心的问道。
  “×,没事的。”
  黑色的发丝蹭着手掌,对方将他抱进怀里生怕这人出了什么事。
  是皇子吗?
  场景再次变换,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二人。应该是长大了,两人已经是少年的模样,服饰变得华贵,一幅翩翩公子的打扮站在马车前。
  金发少年缓缓开口。
  “×××,战争要发生了……我要回国了。”
  “别走×!”
  黑发少年沉默着解下了自己的玉佩。
  “等到战争结束了……你能嫁给我吗……”
  少年拉住对方,却被对方无情掰开。
  “……殿下,保重。”
  徒留一人站立在原地,载着少年的马车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一名深紫色长发男人无声的走出,将他带回了皇城。
  看来之前的孩子有一个是邻国的质子啊!这个看起来很嚣张的应该是三皇子,倒是这名皇子他还是不太确定。
  场景再次转换,这次变成了战场。
  夕阳与鲜血交相辉映,已经成长为青年的二人相拥在一起。
  “×××……对不起……”
  金色的发丝不再 灿烂,他抬起手掌抚上对方的脸颊,应该是在微笑。
  “我偷过来了哦。”
  长剑刺穿身体,他倒在了他的怀里,一块玉佩从衣衫滑落,正是他当初没有接过的玉佩。
  “我以为它丢了呢……”
  温柔的抚摸着金发青年还有着余温的身体,黑发青年喃喃自语坐了许久。
  终于,他抱起金发青年消失在天际。
  战争结束,三皇子登上皇位。他做了一名闲散王爷,至于金发青年则被他做成骨笛带在身上,直到他被人暗杀,血染红了骨笛。直到最后他还在紧紧的抓着笛子。
  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泪缓缓落了下来。不知为何,他的心绪被搅乱,久久不能平息。
  “金!金!”
  焦急的呼喊终于将金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缓缓睁开双眼看清了来人。
  “卡……卡米尔!?”
  躺在地上的金愣愣的看着自家恋人,直直的抱了上去。
  “……是做什么噩梦了吗。”
  卡米尔回抱住金,安抚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嗯。”
  “别怕,只是梦而已。”
  打横抱起金,卡米尔扫上锦盒内的物什眼中闪过一丝温暖和追忆继而又看向怀中的人。
  “没吃饭吧,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好。”
  骨笛的光芒逐渐黯淡,一丝裂痕悄然出现。

 
 
 
 
 

评论(9)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