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雷金】混蛋老爸除了船什么都不给我

梗来自@喵家七宗罪@沉迷雪三宝宝 我家罪罪大表贝儿
题目出自 @圆企鹅65987 标准的题目诈骗
雷达的性格参考了旧设雷狮的性格
私设如山,人物死亡预警
人物日常崩坏
本来是打算记个梗,没想到下午的作文课直接写完了……
尝试了一下新的写作方式和人称……写的不好很抱歉我去面壁……












1.
  广阔的宇宙上呼啸的飞船划过,小行星点缀在远处有些许微弱的光芒,红紫色的飞船在某个矿石星球缓缓降落,船底不停的传来声响,一旁的草丛上坐着一位高大的男子端着一盘向日葵磕的起劲。
  “船长麻烦你能别老是盯着我行吗,我发誓一定不会把羚角号给弄坏的!!!!”
  这是今天的第186次,我顶着审视的眼神,艰难的从船底下的各种线路挣扎出来,抄起腰上的扳手直接向我的顶头上司砸了过去。
  扳手落在了船长的脚边,发出“当啷”一声的脆响――当然我是掌握好了角度和力道的……毕竟我可不想扣工资……
  “左柘不要激动,女孩子可是要淑女一点的…麻烦你往旁边坐坐我今天刚洗的风衣。”
  我理也没理,翻了个白眼直接坐在了船长的身旁的位置上,表示第34560次想辞职。
  我叫左柘,隶属于宇宙闻风丧胆的雷达海盗团,负责飞船的保养和修理。旁边这个紫发蓝眼风度翩翩正在嗑瓜子的男人是我的顶头上司,遵守骑士道,也是我们海盗团的头儿,叫雷达。
  对,你没听错,雷达。
  不要笑!千万不要笑!
  想当初船长的名字被一个某个不长眼的海盗团取笑,然后下一秒便被船长微笑着单枪匹马端了老巢。
  而那笑容是如此的谦和、温柔……恐怖,让我不禁感慨幸好我第一次知道船长的名字时憋住没有笑出声……
  “你的扳手。”
  带着电弧的箭头卷起地上的铁制物轻轻的卡在了我腰上,然后迅速闪了回去。
  我无语的看着用元力技能拿东西还满脸无辜的船长,慢悠悠道:“船长……你这么宝贝你的飞船不会是你的小情人儿买给你的吧”
  下一秒,一个爆栗直接敲在了我头上。
  “这是我混蛋老爹留给我的,别瞎说。”
  我捂着头上的大包,八卦不已。
  “是是是!!!船长大人看在我从一开始就跟着您的份上讲一讲你的父母呗!”
  “想听?”
  “想!”
  船长看着我,忽的笑出声来。
  “其实我从小是被母亲扶养长大的,哦对了事先声明我母亲是个男人。”
  “快讲!!!!”








  2.
  登格鲁星球,自凹凸大赛后便解除了永生永世的徭役赋税,不再是低贱的下等奴隶。满是宝石水晶等矿物的星球开始发展起来,金色的向日葵安静的生长在了路的两旁。据说是凹凸大赛的冠军的功劳,但是无据可循只当是谣言不可信。
  “雷达!你是不是又和同学打架了!”
  金站在客厅,手上拎着医药箱和逃课翻墙被抓到,被困成粽子的儿子。
  雷达年正八岁,熊的人嫌狗不待见。
  但是长的好看,长的是真的好看,每次只要犯了错不说话只是用那双和金一样的眼眸注视着,瞬间就能把所有惩罚一笔勾销。
  除去眼睛,几乎和雷狮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也是金为什么总是心软的原因之一。
  此刻,雷达挣扎着表示着自己的叛逆:“我不想上学!”
  “为什么?”
  把儿子放下,金蹲下解开束缚问道,他知道儿子向来乖巧,不会无理取闹。
  懂事的让他心疼。
  示意雷达说下去,金拿起酒精棉慢慢的擦拭着雷达身上的伤痕。
  “……没有,单纯的是我不想去。让妈妈担心了,对不起。”
  雷达看着金担心的眼眸,还是选择将原因咽下。上前抱住金的脖子,他低头道。
  “我这就去上课,妈妈别伤心。”
  金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接着艰难的抱起已经有点重的雷达,晃了两下差点摔倒。
  “中午吃过午饭再去吧。”
  “不了,妈妈把我放下吧,我现在去应该还能赶上。”
  “好。”
  撩开儿子的头发,金笑着在雷达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放学早点回来。”
  “知…知道了。”











3.
  透过窗户看着雷达的身影,就在快要看不见的瞬间,金终于抑制不住猛地跑向了洗漱台。
  “咳……咳咳……”
  大口的鲜血不断吐出,有几滴溅到了衣服上。慢慢收拾着痕迹,金扶住台子缓缓坐在地上,他颤抖着掏出脖子上的项链道:“雷狮你再等等我,雷达还太小我还不能去找你……”











4.
  登格鲁小学,在星球所有小学最为优秀的学校,同时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所在学校。
  雷达看着学校的校门,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抬脚迈了进去,却马上被一堆人堵在了门口。
  “雷达,你还真敢来啊。”
  “是啊,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抬眼看向对面的胖子,雷达面无表情道。
  “麻烦让一让,要上课了。”
    “一个野种也想进学校,想想吧!”
  胖子依旧堵在门口,开口说道:“你家里就你和你妈妈两个人吧,你爸爸能抛下你们说明你们根本就不重要!指不定就是玩腻了被抛弃的!你妈妈长的一脸狐媚样子指不定你能进学校也是你妈妈陪睡陪来的!”
  这些话他是听大人说的,其实真正的含义他倒是真的不太懂,只觉得能让雷达愤怒这就足够了。
  “说我就行了,不要说我妈妈。”
  雷达压着怒火警告道,他是要保护妈妈的!他懂事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代替那个从未蒙面的父亲保护妈妈!
  “我说了又如何,我爸爸可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你惹了我就等着开除吧。”
   “无所谓了!”
  带着雷电的箭头将所有一切都摧毁殆尽,堵在门口的人尖叫着吓得缩成一团。
  “雷达,请住手。”
  双色的双剑轻易破开了攻击招式,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微笑道。
  “欺负弱小可不是骑士的行为。”
  说着他转身眼神冰冷的看向缩成鹌鹑的那些人道:“而不知道真相,擅自侮辱他人也不容得原谅。”
  “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5.
  “你知道我?”
  雷达将箭头横在自己前侧警惕不已,却只看见男人收起了剑拎起自己道。
  “你和你父亲几乎一模一样我自然认得。”
  说这话时,安迷修几乎是咬牙切齿。
  雷达微笑的样子像极了金记忆里的那个男人,肆虐而又狂妄。
  “你能告诉我父亲的事情吗。”
  雷达扯住安迷修的衣角询问道。
  “你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的。”
  看着那双和金如出一辙的眼眸,安迷修果断败下阵来。













6.
  凹凸大赛决赛的前三晚。
  早已成为恋人的雷狮和金享受着最后的缠绵,大后天便是决赛,他们将抛开所有赌上所有而过了今晚他们便会分手。
  “小鬼,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的。”
  头上的头巾被扯下,柔软的丝织品盖住了身下的少年,只能依稀听到一声声小声的呻吟和尖叫。
  “我…一定…会赢的……”
  绯红的眼角鲜艳的像是要活起来,金一口咬在了雷狮的锁骨上换来更加疯狂的侵略。
  之后的三天,雷狮不知道去了哪里,金做着最后的准备。
  残酷的比赛终于开始,只剩下了仅仅十个人,他们厮杀着,最终只剩下了雷狮和金。
  “终于只剩下你我了,小鬼。”
  “来吧!雷狮!”
   两人冲向对方,败者即为死亡。
  金色箭头轻易的便穿透了雷狮的身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抵抗!
   “小鬼,活下去。”
  雷狮染血的胳膊最后一次拥上自己的恋人,然后缓缓向后倒去。
  “雷狮!!!!!”











7.
  “总之之后你母亲也不知道许了什么愿望,大多数人的命运得以解脱,而本来死亡的参赛者全部复活,除了雷狮。之后金便独自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谢谢您师父。”
  “……再叫一遍。”













8.
  就这样,安迷修也不知道是如何劝导金的。雷达从此便拜在了安迷修的门下。
  用金的话说就是:“雷狮要是知道了,估计能气的掘馆而起。”
  而安迷修没错看到那张和雷狮如出一辙的脸叫着自己“师父”,能爽的多吃两碗饭。
  时光如同隙中沙,隙中驹。
  雷达逐渐长成了一名合格的……衣冠禽兽。
  而金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有时甚至只是起身都要搞得浑身是汗,雷达也照料的愈加细心。
  或许是难得的好天气,金难得走到了家中的向日葵田,拎着水壶也不急,一颗一颗浇灌。
  终于,这最后的回光返照消耗殆尽,金躺在花田上,晒得人暖洋洋的,一直跟着的雷达脱下外套盖在了金的身上却被阻止。
  “雷达,我想好好的晒一次太阳。”
  “好。”
  雷达点头,看着金从脖子上拽下了一条项链――紫色的闪电包围着金色的箭头,十分好看。
  “雷达,你已经成年了,去做你想做的吧。”
  金合上眼眸,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我知道你想做海盗,真是和雷狮那个混蛋一模一样。这是飞船羚角号的钥匙,算是他留给你的东西。”
  “我当初和创世神约定好了,用我的命换取复活所有人,但是没想到我居然有了你……所以我拖到了现在。现在是时候了。你已经成年了,去吧……”
  “但是雷达你要记住……”
  “我和雷狮……一直一直爱着你……”

 











9.
  后来,雷达埋葬了金,葬礼那天来了好多人,都是金的好友。
  他告别了登格鲁星球驾驶着羚角号,没几年便成为了宇宙第一的海盗团。
  雷达海盗团。













10.
  “所以这个星球是登格鲁星球对吧!船长!”
  “没错啊。”
  “那您刚刚是去……”
  “我去给母亲带了个东西而已。”
  “是什么?”
  “保密。”
  “……船长我能打你吗。”
  “不能,会扣工资。”












  向日葵的花海,一枚锤子样式的元力种和金色的箭头悬挂在一起。
  “小鬼,来带个路吧要走一辈子哦。”
  “好啊。”







 
 

 
 
 
 
 
 
 
 

评论(7)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