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谢谢点开
cp@圆企鹅65987
姐姐大人@冰糖葫芦
墙头草众多,文笔渣的要死,鸽子精一只

【也青】日常

  虽然可能看不出来是也青,但是真的是也青_(:з」∠)_
文笔辣鸡,人物极度OOC
私设众多





  只是深秋,北京的天气温差变化开始拉大,明明中午的阳还是灼烧着大地,屋内闷热不堪,夜晚却冷的让人哆嗦着套上一件卫衣,甚至再加一件外套。
  习武之人大抵是不怕冷的,身为术士的王也道长更是如此,每天照例穿着深色单薄的道士服,有时也穿常服,拎着那只被诸葛青称作的“老大爷养生杯”——但是并没有没泡枸杞,晨起散步。
  天空微亮,天气也微凉。北京的路道两旁,银杏叶子落了满地,虽说是大清早的,人倒是也不少,除去早早起来看升旗仪式的,早市也尤为热闹。
  不像是年幼,那时的王也道长还不是道长,没有现如今超然物外的心境,还是个留着中分头的学生,顶多算是个超然的富二代。
然,时光如河流细水,石间透光,白驹过隙。
  王也就这么拎着自己的保温杯逛着,瞅见了新鲜的瓜果蔬菜,拿上两把,问老板拿秤称一下几斤几两,顺带饶上一点小葱或者一块生姜。要么趁着时间还早拐进老北京的巷子,虽说近些年被城管抓得严,那些小摊子围成一条街的场景现如今在街上很难见到了,但既然是老北京的一部分总会有所保存。      
  小巷内不止那些小摊子,也有卖些水生动物,王也总会摸一摸口袋里的钱,看看今天带的钱是否够买一条鱼的,不是没有现代化的支付手段,可是他早晨散步老是忘带手机,只能摸摸今天随手抓的零钱够不够。倘若够,那便买一条放进自己的透明保温杯,随后拎着,在散过步后放生进河里,不够那便走开接着逛——不过向来是够的。
  然而今天的王也道长带够了钱也带上了总被自己遗忘的手机。看了眼手机时间——今天来的或许运气不好,明明正是早上出摊时间,自己最常逛的巷子却还没有人,大抵是城管来了。
  “看来今天是要换条道儿喽。”
  随意揣好手机,扯了路边开着的桂花嚼,他慢悠悠的出巷子拐了条道,北京的道路有名的绕,看看那时道长为了甩开跟踪自己的异人,让司机开上桥就知道了。
  这左拐右拐的,倒是莫名到了一所公园,其中隔壁有一座小小的中式甜品店,滚圆雪白的驴打滚被完整切成两半,软糯的表皮包裹着馅料。再稍稍走些是一家私家餐馆,门口正在卸刚送来的大闸蟹,金秋十月,叶落了满地,也正是螃蟹油膏肥脂,蟹黄流油的好时节。
  “那只狐狸这次要是来了就请他吃一次吧。”
  王也轻笑一声,走过去买了一盒驴打滚,草莓馅的拿着往嘴里塞。似是想到了某只笑眯眯的狐狸,颇为高兴。
  移开视线,他环顾公园四周,想起了这儿。坐在长椅上,王道长想起了可不就是这儿他和诸葛青讨论“入世”;再往前,诸葛家的那只狐狸掰着自己的手“算命”。
  “死狐狸又跑到哪把妹去了。”
  王也掏出手机,点开微信聊天界面,备注名为“八卦狐狸”的人发来了一张照片:背景明显是机场,脑后绑着小辫子的男子笑眯眯的十分绅士的览着一位漂亮姑娘。
  “又哪来的姑娘,你也不怕情债过多。”
  消息发出几乎是秒回。
  “天生丽质。”
  “……你什么时候跟张楚岚一个德行了?”
  刚将消息发出,突来的风迷了眼睛,模糊中王也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抹火红,不是那种树叶的颜色,是那种艳丽的张扬的红,如同一只骄傲的狐狸在尽情的展示自己的皮毛。
  伸手一抓,是一只手,在寒风的摧残下冰凉凉的。
  “王道长,好久不见。”
  “你怎么在这儿。”
  睁眼,竟是理应在机场的诸葛青。
  “来找你请我吃螃蟹啊……这天气可真冷。”
  狐狸顺手抱住王也拎着的保温杯暖手,拧开喝一口温水暖暖身子,他怕冷但总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您为了这一顿还真是拼,来这随时欢迎不用老是赶凌晨的飞机。”
  “我也是心急。”
  “心再急我也跑不成,您老放心。”
  嘴上说着,脚下开着奇门,王也捻起半块已经切好的驴打滚塞进了诸葛青的嘴里。
  “那我就做一次东道主。”
  湖面上本平静无忧却因落叶荡起波折,王也抓住那只狐狸爪子笑道。
  “您老请。”
  “得嘞。”
 
 
 
 
 

评论(1)

热度(8)